皇天后土

#乱七八糟脑洞#

1.拥着你的衣服,发梢承载的阳光,用力收紧也 显空荡的怀抱.
2.第一排开始认认真真写着的,你的名字,字迹 从中间开始混杂,最后被划成一团黑色的重墨, 散在桌子上凌乱的纸张.
3.偶尔一个人经过一起去过的店铺门口,进进 出出的人流,以及逆流独自站立的自己,感到莫 名不安和烦躁,手缩回上衣口袋.
4.“……”一个人对着镜子也无法脱口而出的告 白,归罪于电影里这种时候总是会被人偷看到 从而产生的阴影,尽管25楼的窗外和空无一人 的家中寂静无比.
5.偶尔会想尝尝你最爱吃的东西,尽管无论如 何都没法觉得特别喜欢,但是试着试着就突然 变得开心,原因是突然想起你在超市货架之前 挑选的时候发现中意的东西脸上惊喜又带点 可爱的神情.

风鎏君的草稿纸:

脑洞开了就停不下来了
总之就是这样狐狸修和老韩鬼相爱相杀虐虐的故事x
脖子上挂的牙齿是被老韩掰下来的这样那样x

好想看写出来的版本…OTZ
阿瑞快来看啦!!!(不会用艾特:-I)

【韩叶/全员】鬼触出没![osu设定]

风鎏君的草稿纸:

osu设定,大家可以去下载玩玩感受一下w 

楼上的宅男是拖叶修入坑的龙套,后面不会出场请放心阅读 

主韩叶,同居设定,或许有平叶乱入,全员向 

———————————————— 

      
        俗话说:“挑一个好宿敌吧,这可是一被x辈子的事”,叶修与韩文清纠纠缠缠十年,这俩人终于在叶修退役后名正言顺从善如流的过起了同居生活。     

       不打比赛不干正事的叶修从里到外就是个完完全全,不掺水连瘦肉精都不打的宅男,泡面与电脑兼得,比其他同种宅男生物要好的大概就是他电脑里的资源都是纯良正经的,桌子上的纸巾绝对不是用来擦可疑液体的。     

       用叶修他的话来说,这样根正苗红的青年就数他一个了。     

       ……     

       放屁!     

       同居人韩文清愤怒的否定了这个说法——在他发现那个经常给叶修玩的笔记本的桌面换成了一个穿着红白裙子的少女时他觉得是时候该谈谈人生了。     


        叶修退役后因为韩文清那边和战队挂钩的情况下搬来了青岛居住,虽然是韩文清的单身宿舍,可对于曾经住过储物间的叶修来说那都不是事儿,只要有床就行。再不济,这不是有人肉床垫嘛x划掉     

        那天当叶修抢完boss躺到床上时,枕边人突然伸手扒过他的肩膀。     

        “嗯?……你干嘛啊……”叶修困的眼皮直打架,他实在是困的不行,也没听清楚对方究竟说了些什么,干脆摆摆手敷衍。     

        “哎行行行……我睡了啊。”      

       第二天等叶修顶着一团鸡窝头醒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肚子饿的不行。照理说平常韩文清九点就会叫他起床,这个时候已经在准备午饭了,今天格外反常。他看着镜子里睡眼惺忪的自己拿着牙刷有气无力的刷刷刷,想着韩文清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接着后颈就被落了一滴冰凉的液体。     

        ……偏偏这个时候楼上又漏水了。     

       “……老韩! ”他终于无可奈何的开始找人,“老韩你在吗!……韩文清!”

很显然无果。     

       他一边报复性的开始明目张胆的坐在沙发上抽起了烟,边拿起座机给他男人打电话——谁叫你不在,没人管哥抽烟了,我还偏坐在沙发上抽,反正你看不见。心里的算盘打的啪啪响。     

       “我知道你昨晚没听我说话,”刚接通对方劈头盖脸的直接给他会心一击,“我在济南出差,后天回来。”     

       “谁说我没听……哎我这不是惦记你,跟你打个电话不行啊。”呵呵。     

       “你是惦记没东西吃吧,冰箱里有,自己热,”还没等叶修接话对方又说了,“……你少吃泡面。”     

       他在心里笑了笑,“行了我知道,要没事我挂了啊。”     

      “别在沙发上抽烟,叶修。”     

      “……”烟灰一抖掉在了沙发套上,后者赶紧给拍了拍去,“……没有没有,哪能啊,行了你忙吧话费贵呢。”     

      “嗯,有空打给你。”    

        挂完电话的叶修下意识的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头,转身入厨房拉开橱柜拿泡面时想起了电话里的谈话,于是收了手去开冰箱门。里面整整齐齐的码着用保鲜膜封好的盘子,他抽出两个揭开放进微波炉里加热,又揭开一旁的电饭煲看见了保温中的米饭,乐在心底。    

       不得不说这也是他为什么喜欢韩文清的一个理由。    
        

       不过也没乐多久。他把碗筷堆在洗碗池走去洗手的时候发现天花板的漏水已经阴转小雨了,他决定难得的勤快一下解决这个问题。    

       你以为他会找来工具箱检查水管?    

       他去楼上直接找人了。    


    
       其实他们家漏水这个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自从楼上换了新住户之后这个问题就陆续出现过几次,不过每次韩文清在家,就自然不会轮到他身上。听韩文清说是楼上装修时瓷砖的问题,好在住户人不错,好像也是个玩游戏的男青年。   

       叶修当时什么都没记住,就只记住了个 玩游戏的 的关键词。
  
       可是当他上楼看见门口那个贴着绿色双马尾女孩的动画海报后他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  

       “你家卫生间漏水了麻烦开个门啊!”开门见山,直截了当。 
 
       “门没锁!抱歉我现在走不开啊!”房里面传来大喊。  

       叶修一开门,铺天盖地的音乐声就撞进耳朵,夹杂着听不懂的语言回荡整个房间。那个房主正窝在角落操作着电脑,神情异常谨慎严肃。   

       他环视了一圈,整个房间已经被海报贴的看不出原来墙壁是什么颜色的,书桌椅子上全部都是堆积着的动漫文化衫,地上乱七八糟的漫画书,床上充斥着各式各样的美少女抱枕——压根连个坐的位置都没有。  

       这样的场面一定要老韩来看看,叶修还是挺有自信说自己房间比这个整洁多了。他绕过地上的东西走到房主背后,看到他屏幕上飞速出现又消失的圆形按钮和各式各样的滑道,不知怎么的猛地想起自己早年在俱乐部做过的精准位移训练,顿时来了兴趣。
  
       可能是因为感觉到背后有人的注视会不由得紧张,这个房主的操作出现了失误,屏幕上出现了特别刺眼红色的叉,没过几秒就听的歌曲黯然失色,按钮和滑倒都掉了下去,房主整个人都蔫了下去。  

      “……又挂了……”  

      叶修觉得他这个样子像极了刚入俱乐部做训练的小新苗,拍拍他的肩膀指了指屏幕,说,  “就是跟着节奏点就行了吗?”  

      “……啊?……啊是啊……”突然被问的有些不知所措。  

      “让我试试。”  

       ……  
       ……  

       两分钟后,当他坐在一旁看见屏幕上出现的SS后下巴不知道要掉到哪里去,这个时候他才有空去看清此时依然悠闲自在的人。  

       “你……你是那个电视上的叶修?”  


TBC


“诶老韩,手机借我玩玩游戏。”
“不准下曲包!”
“(/ω\)被发现了就没办法了。”

【韩叶】夜不能寐[短打]

风鎏君的草稿纸:

好久没写文啦,可惜在外地不能画画x
等火车晚点的产物,脑补了这样的韩叶。
大概是夏休去青岛游gao玩gi回杭州,两人刚确认关系不久的热恋期♂
也没有什么主题啦总之就是一篇小短打


++++++++++++++++++++


钢铁之间碰撞摩擦发出的巨大噪音透过冷硬的金属床板穿透,拉脱了叶修的睡眠。半醒之间一翻身,摸到的不是人熟悉的体温或者冰凉柔软的被套,当手悬空时,集中在上臂的血液如体温计一般下坠集中到指尖,又烫又麻。

每次当韩文清执起他的手放在唇边舔咬濡湿,就会有这种感觉使得他讪讪后退——他知道叶修会获得奇异的快感。然而这次的没有令他的后腰产生同步的酥痒,倒是不知哪里蹿出的一丝跗骨凉意就这么深到骨子里,不免得他遽然惊醒,像染了污泥般的甩了甩手。

噪音和床底钢板撞击因为五感的苏醒变得越来越清晰。这也许是韩文清为了把他弄起床搞的什么新幺蛾子,抱着好歹给人面子的态度勉强的撑了撑眼皮。

当他还没看清楚对面中铺的韩文清因火车的巨震而放下报纸看向窗外时,就被一股强大的外力抛到不知道磕到了哪里。


看着韩文清肩头一小块濡湿的深色痕迹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睡着流了口水。不等叶修开口,一股对方熟悉的气味袭面而来,先他一步用拇指抹掉了嘴角的痕迹。

“怎么,不睡了?”

叶修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夏休期青岛的夜晚并没有那么酷热难耐,或许多半是考虑到经费的问题,候车室大厅的空调就像个店铺开张门口的花瓶,供人看的摆设。

车站囤积的人数一直不见消减。他们坐在角落,叶修瞟了眼显示牌上的 晚点未定 叹了下,随后又懒懒的在韩文清身上找了个舒服位置靠着。

“唉,这得晚点到什么时候去…”

“早给你定飞机票你不要。”

或许是叶修心里听出他有那么一点心疼的意味夹杂在里面不免得偷着乐了乐,“我这不是给你节约嘛。不过看不出来你们青岛倒是挺收留我的啊。”

韩文清转头看了看他,“那就扔了票跟我回去睡。”

“别啊。”

“还不愿意?”

“要不是战队有事,我还挺想念你那张床,”他刻意顿了顿,“比这硬板凳舒服多了。”

韩文清没接话,伸手从叶修背后饶了抱过人腰。 叶修伏在他耳侧,张嘴说了迷迷糊糊些什么。然而又见他看着对方笑了笑,后者似乎在人不注意的时候低下去给了他一个深吻,便继续睡了去。
并没有留意到覆在他腰上的手收紧了好几个程度。





- “我梦见我坐的火车脱轨了。”

- 他说。






也许。。。是tbc?

风鎏君的草稿纸:

一边的林方夫夫表示 

“队长你们这样真的好吗!!”x2 [x

October:

把最近几天画的古剑都打包发到这边来

最近的情节太高能了我有点把持不住。。。。。

辟-邪邪邪邪:

叶不羞表情第一弹!

自娱自乐来着 

喜欢的话可以自取  →  #   提取码:swtp

暂时就摸了这些  里面有一张可以自己加字处理

之后有空再慢慢更 应该会再摸一些欣兴其他人的 黄烦烦的貌似也不错哈 二乐也想摸怎么办!

〒▽〒


hhhh

尿嘘嘘君:

不是我有意挑拨离间致使闺中不和。以及对孙哲平的腰力和喻文州的臂力简直佩服。